主页 > 学术理论 > 东方讲坛 > 东方讲坛

从鲁迅和钱伟长看“文理科谁重要”


背景:高考临近,媒体上出现文科重要还是理科重要的讨论。某新闻期刊刊发题为《社会堕落,从贬低文科始》的文章,作者从个人经历出发,为贬低文科的社会风气感到痛心疾首。另一方面,南方一座城市的副市长在演讲中表示,有必要重提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。
 
中国青年报发表王钟的的观点:针对贬低文科的忧虑,更多地是对历史和现实的一种纠偏,是对过往经验和教训的总结;重提“学好数理化”,也与当下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压力,以及经济转型升级的客观需求存在直接联系。情绪和口号,能够帮助社会应激性地弥补缺陷,但大幅度的摇摆却会过犹不及。衡量文理科的社会价值,理应避免非此即彼的认知偏见,要从社会发展的大格局中进行反思。比如,不乏有人以人文社科类岗位就业率低、薪资低为理由,认为文科遭到了贬低,这恐怕倒置了因果。不同岗位的就业率及薪资水平,自然有市场化的调节机制,不太可能因为某个学科被人为地贬低,而造成相应岗位薪资水平降低。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市场能够平衡职位需求。重提“学好数理化”,不能回到功利主义的路子。科学和理性是社会文明的潮流,创新精神更是社会发展的催化剂。现代意义上的科学与人文,是殊途同归的。科学发展离不开人文底蕴;而人文学科也在不断注入科学研究方法,让人文关怀更接近社会现实的本质。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来临,高考过后,考生很快要面临学科和专业的重大选择。对于考生而言,不管是选择理工科专业,还是人文社科专业,都应该在充分了解专业特点的基础上,明确个人志向,让决定无愧于心。而泛泛地为文科和理科哪个更重要争个高低,不仅肤浅,更与现实需求脱节。
 
随想:鲁迅“弃医从文”尽人皆知。他发现医学虽然可以医治人的身体,却无法唤醒人的灵魂。鲁迅以笔为枪,抨击旧社会的丑恶,揭露某些国人的劣根,被誉为“民族魂”。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是鲁迅一生的写照。与鲁迅“弃医从文”相对应的是,钱伟长“弃文从理”。1931年,钱伟长以中文、历史双科两个100分的成绩进入清华大学历史系学习,而他的物理只考了5分,数学和化学一共考了20分。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钱伟长决心不再学历史,改学造飞机大炮。物理系主任吴有训把他拒之门外,钱伟长执着说服才被接纳,毕业时,他是物理系成绩最好的学生之一。钱伟长后来成为“两弹一星”元勋。鲁迅和钱伟长,对文科和理科的选择截然不同,他们的放弃与追求各有各的道理,他们都朝自己选定的道路和目标执着地走了下去。殊途同归,他们都为国家和民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受到世人敬仰。如今,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。文化文艺工作、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就属于培根铸魂的工作,在党和国家全局工作中居于十分重要的地位,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。近期,美国大打贸易战,制裁并极限施压华为,何尝不源于华为所代表的“中华智造”,以及中国人民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所付出的努力、取得的成绩,令山姆大叔深感“羡慕嫉妒恨”?由此,争论是文科重要还是理科重要,真的重要吗?